规则:56,数据:1

|

登录

注册

首页

采集市场 > 其他 > 天涯社区热帖采集-关键词搜帖 > 规则模板 返回上一级

天涯社区热帖采集-关键词搜帖

版本:1.1

使用人数:44 人

更新时间:2021-06-04

立即使用(规则) 下载共享数据(0个) 规则不能正常采集?请提交问题
规则介绍

示例数据
名称链接文章简介来自作者时间回复内容
长篇历史小说《金乌咏:张居正传》猥琐出炉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no05-519012-1.shtml张居正属于热门历史人物,关于他的作品层出不穷。笔者天资差、学历低、见识浅、能力弱,浑浑噩噩度日,竟然不自量力写关于张居正的长篇小说,贻笑大方。岁暮天寒,各位看客不妨围炉一观,且当笑料一睹。煮酒论史林中闲亭12020-12-06 13:36:5222张居正属于热门历史人物,关于他的作品层出不穷。笔者天资差、学历低、见识浅、能力弱,浑浑噩噩度日,竟然不自量力写关于张居正的长篇小说,贻笑大方。岁暮天寒,各位看客不妨围炉一观,且当笑料一睹。
【长篇谍战小说连载】谍战上海滩(第十四章)戏院风波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shortmessage-182028-1.shtml衅的意思。 “丁先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别看二掌柜平时看上去文质彬彬,甚至有些胆小怕事,但毕竟也是青帮人物,涉及到老头子的声名,他的腰杆也硬了起来。 没什么,我就是想问问,你们陆老板跟黄老板比起来,谁更厉害?”丁默村却一点也不理会二掌柜言语中的不敬,继续打着哈哈。 “您这话说的,陆老板是黄老板的弟子,到什么时候这也不能掉了个儿呀。”二掌柜不屑地说道,他实在不理解丁默村总纠缠这事是什么意思。(小说未完待续) 【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】短文故乡程晓枫2020-06-29 01:32:170第十四章 戏院风波   夜幕再次降临,有着不夜城之称的的大上海又是一片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。由于前不久发生了枪战事件,使得原本生意就比较冷清的黄金大戏院,门前更是少有行人。竖立在道边的水牌则更是无人问津。门童懒懒地倚靠在门边打着呵欠,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   在离黄金大戏院不远的一条小巷口,停放着一辆黑色小轿车,何楚风坐在司机的位置上,叼着烟卷看着大戏院的方向。   马云龙从一旁的小巷中闪身出来,看看四下没人注意,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,坐在了何楚风的身边。   “情况怎么样?”何楚风开门见山的问道。   马云龙回答道:“我刚刚去见过苏局长了,他对我们的行动圆满成功表示祝贺,并提醒我们,今后再不可以这样冒险行动。”   何楚风听到这里笑了笑,低声道:“不冒险,就像我们那天说的,要是跟他先汇报了,你觉得他能批准我们那刺杀计划吗?”   马云龙也笑了,但马上又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:“少说废话,这是领导指示,我只是原话传达。”   “好,我服从,我服从。”何楚风无奈地笑着,然后又做了个鬼脸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下次要是再有这种特殊情况,来不及汇报,我就得自己行动,你可不许出卖我。”   马云龙冲着何楚风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当我是什么人?违反纪律我是一定不会姑息纵容的。”   “哎,你这人怎么这样……”何楚风一听就急了,冲着马云龙瞪起眼睛。   “除非……是我带着你一起干。”马云龙没等何楚风把要说的话说完,坏笑着说出了下面的话。   “你……还是喜欢捉弄我。”何楚风这才明白自己被马云龙戏弄了,恼火的瞪起了眼睛,挥动拳头照着马云龙的肩膀就狠狠捶了两拳。   “好了,好了,别闹了。”挨了两拳之后的马云龙阻止了何楚风的继续“殴打”,正色的说道:“我已经跟苏局长说了,他会在近几天,把电台和报务员都派来,而且精通日语的情报员小许和其他同志,近期也会到上海和我们汇合。”   听了马云龙的介绍,何楚风兴奋了起来:“这可太好了,咱们哥俩再不用单兵做战了。”   马云龙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还有一件事,我已经跟苏局长汇报了我准备打进76号内部的计划,他分析到现在谢家志已经被我们处决,我的身份没有暴露,便批准了我的计划。从现在开始,重建上海情报站组织工作的重担,可就要落在你肩上了。”   何楚风笑了:“那怕什么,我就是个闲不住的人,你要真是什么事都大包大揽了,我还觉得没意思了呢。”   “嗯,好了,你回去吧,我要去黄金大戏院见陆大哥,这次他帮了咱们的大忙。我得去好好感谢他一下,顺便问问他帮我联系去警察局的事,怎么样了?”马云龙向何楚风说着自己的安排。   “那好,你自己多加小心,有事再联络。”何楚风叮嘱着马云龙。   马云龙答应一声,下了车,向着黄金大戏院的方向走去,何楚风则发动汽车离开……   黄金大戏院内,舞台上空空荡荡,而台下的散座和包厢也是空无一人,只有几个巡场的伙计拿着毛巾和扫把,在桌子间游走,顺手这里擦一把,那里用扫把胡噜一把,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。   戏院的二掌柜揣着手站在门口,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,连一个来买票听戏的人都没有,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跟陆文武交代。   “秦爷,这都到点儿了,到底是开锣不开锣呀?”戏班的头儿王班主凑过来向他询问着。看着空荡的场子,他也是很无奈,如果真的不开锣,这一天戏班子也就没有收入了。   “开什么锣呀,王班主,您没看这一个人儿都没有,开了锣咱唱给谁听呀?”二掌柜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您到后台吩咐一声,今天就散了吧,不唱了。”   戏班王班主无奈地点了点头,准备向后台走,并向坐在舞台边上的“文武场”做着手势,示意大家下台。   “八嘎牙路!我花了钱买票,你们为什么不唱了?!”众人正准备撤走,就听见大门口传来了一声粗暴的日本人的骂声。   二掌柜回头看去,只见几个身着日本武士服的人走了进来,不停地推搡着要阻拦他们进来的伙计。   “几位,您这是……”二掌柜看出苗头不对,赶忙先拉了一把戏班王班主示意他先别慌走,然后赶忙迎了上去。   “我们是买了票来听戏的,为什么不让我们进?为什么不唱了?!”为首的一个日本人操着生硬的中国话质问着。   “这……”二掌柜被这一问,一下子犹豫了。戏院确实没有过拒绝客人进场的先例,可这些日本人哪里像是要来听戏的,看他们那样子,倒像是来闹事的。如果戏真开演了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。   二掌柜赔着笑脸向几个日本人解释:“几位,今天我们戏院……”他还想能把这几个人请出去是最好,免得闹出什么麻烦。   可领头的日本人根本就不等他说完,已经大叫了起来:“少废话,我们今天就是要听戏,赶紧开演!”伴随着他的叫声,其他的几个日本武士也跟着一起叫了起来,其中的一个干脆直接亮出了自己的武士刀来威胁着二掌柜。   “算了,二掌柜,唱就唱吧,就当是让孩子们练练场了。”戏班王班主一看二掌柜要吃亏,赶忙上前劝道,并帮忙劝阻着那些日本人。   二掌柜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,连声答应着,哄着那些日本人在前排坐下,然后吩咐马上开演。   日本人这才停止了鼓噪,在伙计的引领下坐了下来。   随着一阵急急风的锣鼓点,大戏开演,今天上演的是《白蛇传》中的一折《盗仙草》,虽然说台下只有那几个日本人,但文武场和后台的戏子却是不敢有一点怠慢,仍然是卖力的演出着。   扮演的白蛇的的旦角刚一上场,但道理这里应该是有个“碰头好”,没想到她才一上场,那群日本人就齐声的发出了“哄”的一声,喝了个“碰头采”。好在这旦角也算是经验丰富,并没有受到这影响,仍然是按部就班,一板一眼地唱着。   可台下的这些日本人却是越来越不安生,先是吹口哨、起哄、喝倒采,最后有一个干脆站起来,站到桌子上,扯着破锣嗓子大唱起了日本歌曲,而且还拿腔拿调的扭摆着身体,跳着不知所以的日本舞蹈。   他们这一捣乱,台上的戏是越来越演不下去了,二掌柜和戏班王班主躲在后台的边上,不断的给文武场和台上的演员做着手势,示意他们坚持。可台上表演的越卖力,台下的那些日本人则闹的越欢……   “妈的,这帮小鬼子就是成心来捣蛋的,看我怎么收拾他们!”坐在二楼头等包厢,一直在和马云龙聊天的陆文武,看着楼下的形式,终于是按耐不住站了起来,拍着桌子怒骂着,就要下楼。   马云龙却一把拉住了陆文武:“大哥,别冲动!”   “什么别冲动,这帮狗日的骑到我脖子上拉屎来了,你难道还让我忍着?我可受不了这个,惹急了我跟当年一样,再杀了几个小鬼子!”陆文武恼火地骂着,就要挣脱马云龙的手。   马云龙却再次拉住陆文武:“大哥,我不是不让你去出气,是怕你中了鬼子的圈套!”   马云龙这话一说,陆文武停住了脚步,不解地看着马云龙:“圈套,什么圈套?!”   马云龙冷静地指着下面的几个在喧闹的日本人说道:“大哥,你觉得他们可能好端端的就跑到这里来闹事吗?肯定是有着什么目的,如果你现在下去,吃亏的是你自己不说,弄不好还会给日本人留下什么口舌,你可别忘了,当初在北平,日本人可就是借口找一个失踪的士兵挑起的事端,我是怕他们到你这儿闹事,是又有什么阴谋。”   被马云龙这么一分析,陆文武也慢慢冷静下来,可还是有点不甘心地说道:“可我也不可能看着他们胡闹,无动于衷吧?”   马云龙看了看楼下,自信地对陆文武说道:“我相信他们肯定不仅仅是来闹事这么简单,真正的主角一定还没到,大哥,你稍安勿躁,我们静静地等着,看看这些日本人到底要给我们演一出什么戏。”   陆文武看看楼下,又看了看情绪镇定的马云龙,终于还是忍气坐了下来。   马云龙拿起面前的雪茄抽了一口,静静地看着楼下的变化,思索着日本人这么胡闹,到底是有什么目的……   随着日本人的越闹越凶,有个日本人更是肆无忌惮地跳上了舞台,一边耍着日本刀,一边乱唱乱叫着。   台上的戏终于演不下去了,旦角把手中的双剑一收,就要转身下台,扮演鹿童和鹤童的演员也要下场。   “八嘎!谁让你们下去的,继续唱!”台下的日本人一起叫喊了起来,那个台上的日本人甚至还挥动着手中的日本刀冲台上的演员比划着。   “你们这帮小鬼子也太欺负人了吧!”扮演鹿童的演员急了,亮起了手中的宝剑就要冲向日本人,他旁边的鹤童与旦角赶忙拦住他。   二掌柜与戏班王老板一看要出事,也顾不上那么多,冲上戏台一起拦着他,台上一片混乱……   “你看,都是你不让我下去,还是要出乱子了!”陆文武埋怨着身边的马云龙,就要起身下楼,马云龙也觉得日本人做得确实太过分了,也要起身跟着出去。   就在这时,一个阴冷的声音从戏院大门的位置传了过来:“怎么着,今天改戏了,不唱《盗仙草》,改演《群英会》了!”接着,就见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,而领头的人却正是76号的特务头子丁默村……   马云龙并没有见过丁默村,于是赶忙拉了要出门的陆文武一把,低声问道:“大哥,这瘦猴儿是谁?”   陆文武回头对马云龙没好气的说道:“还能有谁?76号的另一条替日本人和汪精卫看家护院的狗!”   “丁默村?!”马云龙马上猜到了对方的身份,他本能的感觉到,在这个时候,丁默村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,一切似乎都是早有预谋。所以他赶忙拉住陆文武,“大哥,他来了就对了,咱们回屋去。”   陆文武一听就急了:“什么,回屋去,你没看下面那几个孩子要跟日本人干起来了,万一出了篓子,咱们谁也担不起!”   “大哥,你觉得这些日本人和丁默村真的都是那么好兴致来听戏的吗?听我的,耐心等等,现在主角刚上场,咱们一定得先弄清楚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再动。”马云龙解释完,不由分说地拉着陆文武又回了包厢……   台上的二掌柜一见到丁默村带着警察来到,好象看到了救星,马上从台上跳下,冲向丁默村,向他央求着:“丁先生,您来了就太好了,我们……”   丁默村却不理二掌柜,将他往旁边一推,冲着身后的警察还有数名76号便衣特务命令道:“来呀,把那些闹事的唱戏的都给我抓起来!”   丁默村这声命令一下,那些警察和便衣立刻冲上了台,将本来还拉扯在一起的日本人与戏子们都分开,不由分说地就将那些戏子捆绑起来,推下了舞台。   戏子们虽然不服,但是面对着警察和特务们手中的枪,他们也是不敢再反抗。   二掌柜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丁默村竟然会不分青红皂白就下令把戏子们都抓走,却是完全不去理会闹事的日本人。如果真的让他们就这样带走了这些戏子,一是会让做为老板的陆文武颜面扫地,而且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戏班敢来黄金大戏院演出了。   想到这里,二掌柜又一次冲到丁默村的面前,着急地说道:“丁先生,你不能就这样抓人呀!是这些日本人先闹事,他们才纠缠在一起的……”   丁默村一听这话转过了头,看着二掌柜皮笑肉不笑的问道:“我问问你,你当戏院掌柜有多少年了?”   二掌柜没有明白丁默村话里的意思,老实地回答道:“十多年,快二十年了。”   “哦,快二十年了。”丁默村回味着二掌柜的话,似乎是在思索着,他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,“那当初你们黄老板因为一个戏子在戏院里跟人大打出手的时候,你已经开始干这行了吧?”   丁默村所说的这件事,发生在1922年,当时在上海大世界旁边,延安路上东面一侧,有一个剧院,名叫“共舞台”。一位名叫露兰春的女戏子,被黄金荣看上,由此发生了与浙江督军之子,号称“民国四大公子”之一的卢筱嘉发生了冲突,也正是这件事后,黄金荣在上海的名声大跌,杜月笙才坐上了上海黑帮大亨的头把交椅。这件事对于所有黄金荣的门生来说,都是一件不敢在提起的事,毕竟这是他们的老头子这辈子最丢人的一件事情,而丁默村今天却旧事重提,明显带有挑衅的意思。   “丁先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别看二掌柜平时看上去文质彬彬,甚至有些胆小怕事,但毕竟也是青帮人物,涉及到老头子的声名,他的腰杆也硬了起来。   没什么,我就是想问问,你们陆老板跟黄老板比起来,谁更厉害?”丁默村却一点也不理会二掌柜言语中的不敬,继续打着哈哈。   “您这话说的,陆老板是黄老板的弟子,到什么时候这也不能掉了个儿呀。”二掌柜不屑地说道,他实在不理解丁默村总纠缠这事是什么意思。(小说未完待续)   【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】
闪小说《儿子叫什么名字?》《修改,重发》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shortmessage-181930-1.shtml闪小说《儿子叫什么名字?》《修改,重发》 文/肖福祥 早上,小区里5岁的小强和奶奶上街买菜,走散了。 真没有想到,顽皮,倔强的小强落到了人贩子的手里。 一双粗壮的手逮着了他。 “听话,走,跟我回家。” “我不认识你,我不走。” “你不听话?” 街面上熙熙攘攘。 人来人往。...短文故乡肖福祥2020-06-09 15:33:588闪小说《儿子叫什么名字?》《修改,重发》   文/肖福祥   早上,小区里5岁的小强和奶奶上街买菜,走散了。   真没有想到,顽皮,倔强的小强落到了人贩子的手里。   一双粗壮的手逮着了他。   “听话,走,跟我回家。”   “我不认识你,我不走。”   “你不听话?”   街面上熙熙攘攘。   人来人往。   看热闹的人也很多。   “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?野!娇惯了的。对待孩子,就是不能娇生惯养。不能任性。我看不一定。兴许那是坏人,人贩子......”   议论的人也多。   里三层,   外三层。   “听话,跟我走。”   “我不认识你,我不走。”   “你不听话?”   “住手!”   时下,社会上拐卖儿童犯罪猖獗,派出所加强了对拐卖儿童犯罪的布控和打击力度。   “同志,他是我儿子,我带他回家。”   “不,叔叔,他不是我爸爸,他是坏蛋,我不跟他走。”   “孩子,你怎么不听话?”   “走,你俩跟我去派出所!”   威严的派出所里,民警打开了他的电脑。   电脑里清清楚楚地记录着所有国人的基本信息。   民警巧妙地抓到了罪犯,救下了小强。   “年轻人,你说小孩是你的儿子,你说,儿子叫什么名字......”   448
小说的两种境界(转载)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culture-1084646-1.shtml小说结构优于戏剧结构之处,但定为小说区别于戏剧之处。细节、结构之外,人物之塑造、氛围之营造、语言之讲究,小说皆有与其他文体泾渭分明之处。写作者宜先于这些泾渭分明之处用功,虚心体察,孜孜以求,把小说写得“是其所是”,方有望成为合格的小说家,也即达到专业水准。小说家不必以小说创作为职业,但必须达到专业水准,否则即便以小说创作为职业,终究只是业余作者而已。小说家“是其所是”,只能从小说“是其所是”中求得。舞文弄墨shuaizebing19832020-07-04 15:51:417任何一种文体能够成立,均有其他文体不可替代之处。小说的“近邻”是戏剧和散文,但戏剧和散文不能替代小说,反之亦然。欲成就这一文体,首先须在不可替代之处用功,以求“是其所是”。   就小说而言,写作者切勿被“写得像抒情诗一样”“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”等说法所迷惑。此等说法主观上或许是在赞美,客观上实乃指证小说创作之失败。小说家首要工夫在于将细节尽力抻开,细节与细节之间进行精密衔接,这与诗之浓缩和跳跃背道而驰。诸多细节精密衔接之后,还须呈现为一个立体化的整体,此为小说的结构艺术,与散文的平面结构(即章法)有质的区别。戏剧亦求立体结构,但为物理空间和时间所限,须删繁就简,高度压缩。古典主义的“三一律”虽为后世浪漫派和现代派戏剧家所诟病,然其能确立并统治西方戏剧界多年,皆因其着眼于戏剧之所以成为戏剧之处,即从某个角度确立了“是其所是”——虽然它是一种狭隘化的理解和规定。小说不若戏剧为物理空间和时间所限,结构既可保持主干之鲜明,又可最大限度地包容枝叶之繁衍,此不一定为小说结构优于戏剧结构之处,但定为小说区别于戏剧之处。细节、结构之外,人物之塑造、氛围之营造、语言之讲究,小说皆有与其他文体泾渭分明之处。写作者宜先于这些泾渭分明之处用功,虚心体察,孜孜以求,把小说写得“是其所是”,方有望成为合格的小说家,也即达到专业水准。小说家不必以小说创作为职业,但必须达到专业水准,否则即便以小说创作为职业,终究只是业余作者而已。小说家“是其所是”,只能从小说“是其所是”中求得。
抗疫闪小说《爸爸妈妈的新衣服》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45-1819887-1.shtml抗疫闪小说《爸爸妈妈的新衣服》 文/肖福祥 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,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…… 父母亲常年在外地打工。要过年了,爸爸妈妈从外地给家里买回来新衣服。 妈妈首选给爷爷从行李袋里拿出来一件羽绒大衣。羽绒大衣庄重,厚实,大方,是一件中规中矩的老年人穿的衣服。说:“爸爸,试一试,看满意吗?”...重庆肖福祥2020-06-23 11:57:4511抗疫闪小说《爸爸妈妈的新衣服》   文/肖福祥   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,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……   父母亲常年在外地打工。要过年了,爸爸妈妈从外地给家里买回来新衣服。   妈妈首选给爷爷从行李袋里拿出来一件羽绒大衣。羽绒大衣庄重,厚实,大方,是一件中规中矩的老年人穿的衣服。说:“爸爸,试一试,看满意吗?”   爷爷试了一下,挺暖和,合适的。满意地说:“满意,满意。”   妈妈又给奶奶从行李袋里拿出一件纯棉外衣。奶奶年岁大了,要忙家务,喜欢纯棉衣服。说:“妈妈,试试,合适吗?”   奶奶接过外衣,试也没有试,立马说:“合适,合适。”   我是一套时髦的时装。既鲜艳,又漂亮。妈妈还没有拿上桌面,我就高兴地跳了起来。   我说:“爸爸,妈妈,好漂亮哦,我爱你们!”   妈妈拿完我的衣服后,行李袋里空空如也,再没有其它服装了。   爸爸妈妈身上穿的也是平时穿的旧衣服。   怎么爸爸妈妈没有新衣服呢?难道爸爸妈妈没有给自己买新衣服?爸爸妈妈没有新衣服穿怎么过年呢?   今年疫情,灾年,年景不好。   爸爸妈妈虽然平安,但是没有找到钱。   我说:“爸爸、妈妈,你们的新衣服呢?”   他们说:“孩子,今年爸爸妈妈没有找到钱,没有给自己买新衣服。明年如果年景好了,我们找到钱了,我们一定也给自己卖新衣服。到时候,我们大家都穿新衣服,都暖暖和和地,漂漂亮亮的。好吗?”   538
闪小说《爸爸妈妈的新衣服》《修改,重发》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shortmessage-182000-1.shtml闪小说《爸爸妈妈的新衣服》《修改,重发》 文/肖福祥 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,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…… 父母亲常年在外地打工。要过年了,爸爸妈妈从外地给家里买回来新衣服。 妈妈首选给爷爷从行李袋里拿出来一件羽绒大衣。羽绒大衣庄重,厚实,大方,是一件中规中矩的老年人穿的衣服。说:“爸爸,试一试,看满意吗?”...短文故乡肖福祥2020-06-23 11:54:332闪小说《爸爸妈妈的新衣服》《修改,重发》   文/肖福祥   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,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……   父母亲常年在外地打工。要过年了,爸爸妈妈从外地给家里买回来新衣服。   妈妈首选给爷爷从行李袋里拿出来一件羽绒大衣。羽绒大衣庄重,厚实,大方,是一件中规中矩的老年人穿的衣服。说:“爸爸,试一试,看满意吗?”   爷爷试了一下,挺暖和,合适的。满意地说:“满意,满意。”   妈妈又给奶奶从行李袋里拿出一件纯棉外衣。奶奶年岁大了,要忙家务,喜欢纯棉衣服。说:“妈妈,试试,合适吗?”   奶奶接过外衣,试也没有试,立马说:“合适,合适。”   我是一套时髦的时装。既鲜艳,又漂亮。妈妈还没有拿上桌面,我就高兴地跳了起来。   我说:“爸爸,妈妈,好漂亮哦,我爱你们!”   妈妈拿完我的衣服后,行李袋里空空如也,再没有其它服装了。   爸爸妈妈身上穿的也是平时穿的旧衣服。   怎么爸爸妈妈没有新衣服呢?难道爸爸妈妈没有给自己买新衣服?爸爸妈妈没有新衣服穿怎么过年呢?   今年疫情,灾年,年景不好。   爸爸妈妈虽然平安,但是没有找到钱。   我说:“爸爸、妈妈,你们的新衣服呢?”   他们说:“孩子,今年爸爸妈妈没有找到钱,没有给自己买新衣服。明年如果年景好了,我们找到钱了,我们一定也给自己卖新衣服。到时候,我们大家都穿新衣服,都暖暖和和地,漂漂亮亮的。好吗?”   538
闪小说 《伞》《修改,重发》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shortmessage-181997-1.shtml闪小说 《伞》《修改,重发》 文/肖福祥 刘胖子提处长后,喜欢上了谈心,处里所有的工作人员他都要谈心,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女工作人员,他经常找她们谈心。 这天傍晚下班后,处长的谈话对象是处里的女秘书,单位的一朵花,胡秘书。 胡秘书年轻漂亮,美貌如花。 时间是处长精心挑选的。...短文故乡肖福祥2020-06-22 10:52:2113闪小说 《伞》《修改,重发》   文/肖福祥   刘胖子提处长后,喜欢上了谈心,处里所有的工作人员他都要谈心,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女工作人员,他经常找她们谈心。   这天傍晚下班后,处长的谈话对象是处里的女秘书,单位的一朵花,胡秘书。   胡秘书年轻漂亮,美貌如花。   时间是处长精心挑选的。   “怎么样?现在还好吧?”处长问。“好。”女秘书答。“家里还好吧?”处长问。“好。”女秘书答。“父母还好吧?”处长问。“好。”女秘书答。“爱人还好吧?”处长问。“好。”女秘书答。“孩子还好吧?”处长问。“好。”女秘书答。   “你看现在单位怎么样?”处长还问。“你看我怎么样?”处长继续问。   ......   孩子的脸,夏天的天,说变就变。傍晚,天空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。   雷声阵阵,暴雨连连。   咚,   咚咚。   咚,   咚咚。   “谁呀,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下班?”   门虚掩着。   处长及不耐烦地,边走边说边去拉门。   门口站着的是他的妻子。   他的病妻来了。   青梅竹马。当年,她非他不嫁,他非她不娶。   年岁大了,病了。   手里拿着两把雨伞。   双脚湿淋淋地全是雨水。   她来给他送伞了。   经常,处长最需要她的时候,她都会来到他的面前。   “给,雨伞。”   459
闪小说《熟路》《修改,重发》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shortmessage-182125-1.shtml闪小说《熟路》《修改,重发》 文/肖福祥 天还没有全黑,农民工组长王农民就来到一家路边小店找小姐。王农民是个农民工,离家远,他的急事都是在这些路边小店解决的。热血沸腾。轻车熟路。 他甩给小姐一沓钱。 “给,钱。” “就这点钱?” 小姐不冷不热。 “怎么啦,不理我了?”...短文故乡肖福祥2020-07-14 11:28:3212闪小说《熟路》《修改,重发》   文/肖福祥   天还没有全黑,农民工组长王农民就来到一家路边小店找小姐。王农民是个农民工,离家远,他的急事都是在这些路边小店解决的。热血沸腾。轻车熟路。   他甩给小姐一沓钱。   “给,钱。”   “就这点钱?”   小姐不冷不热。   “怎么啦,不理我了?”   “你想想,这点钱,癞蛤蟆也能吃天鹅肉?”   王农民迫不及待 。   “又涨价啦?”   “你出去看看,现在哪样不涨价,小菜也涨菜价了。”   前面王农民已经耽搁几次了。   身上的钱不多,没有办法,满腔激情化为泡影。王农民这次又失望一次。   229
闪小说《公款》《修改,重发》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shortmessage-181972-1.shtml闪小说《公款》《修改,重发》 文/肖福祥 A君和C君是老同学,同学几年,关系特殊。大学年代,双人床他睡上铺,他睡下铺。后来他去他的城市,他高档款待。 A君出差来到小城B城后,急于见到C君。 他跟他打了一个电话:“老同学,我来到你们城市了,我俩见个面吧?” 他陪他游玩了整个B城。...短文故乡肖福祥2020-06-17 12:04:078闪小说《公款》《修改,重发》   文/肖福祥   A君和C君是老同学,同学几年,关系特殊。大学年代,双人床他睡上铺,他睡下铺。后来他去他的城市,他高档款待。   A君出差来到小城B城后,急于见到C君。   他跟他打了一个电话:“老同学,我来到你们城市了,我俩见个面吧?”   他陪他游玩了整个B城。   他陪他观看了整个B城的城市建设。   城市太小,工厂没有几个,商店没有几间,破破烂烂,人气冷冷清清。   他邀他看了他的家庭。   上有老,下有小,老婆孩子一大家子人。家电没有几件,连一套像样的住房也没有。   晚上吃饭的时候,C君陪A君来到了一家火锅店。   “老同学,今天晚上我俩吃火锅吧?”   不请不像话。高档消费不起,吃火锅相对便宜、C君消费得起。   “老板,有雅间吗?”   “没有。坐大堂吧?”   “老同学,这里条件太差,换一家餐馆吧,换一家有雅间的,我俩吹吹?”   A君不满意餐馆差劲,要求更换一家好一点的餐馆。   “老板,有茅台吗?”   “没有。有其它的,要吗?”   “老同学,这里条件还是太差,连茅台都没有,我俩几年没有见面了,总该喝一口吧,还是再另外换一家吧?”   他俩来到了一家带雅间的火锅馆。   A君还是嫌餐馆没有好酒。   他俩来到了一家B城最好的餐馆   好酒好菜,费用不菲。   酒醉饭饱。   尽管C君执意要去结账台结账,A君还是拦住了他。   “不,老同学,你别逞强了,你每一个月就那么一点工资,还要养家糊口,今天晚上的消费你能支付得起吗?我有公款,能报账!”   576
闪小说《新气象》《修改,重发》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shortmessage-181979-1.shtml闪小说《新气象》《修改,重发》 文/肖福祥 他还是老样子。 单位调来了新领导,别人去送礼,他不去送礼。别人去请客,他不去请客。别人去巴结新领导,他不去巴结新领导。 同事说:“老哥,该送礼还得送。你比我们都干得多,要不然这些年来,每次年度考核你为什么都得不到优秀?” 他不答复,只是笑。...短文故乡肖福祥2020-06-18 09:03:4711闪小说《新气象》《修改,重发》   文/肖福祥   他还是老样子。   单位调来了新领导,别人去送礼,他不去送礼。别人去请客,他不去请客。别人去巴结新领导,他不去巴结新领导。   同事说:“老哥,该送礼还得送。你比我们都干得多,要不然这些年来,每次年度考核你为什么都得不到优秀?”   他不答复,只是笑。   朋友说:“伙计,该请客还得请。听说上次本来你该上升的,为什么你没有升上去?”   他不答复,还是只是笑。   妻子说:“老公,认了吧。上次孩子的工作问题,本来是该解决的,就是你倔强,所以指标被别人挤占了。”   他不答复,还是只是笑。   早年他本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员工。近些年来,他的确是退步了。   他想得的,得不到。   他想要的,要不到。   他想拥有的,拥有不了。   “老同志,很不错,祝贺您!”   诧异。   这年不同了。   这年他想要的,别人没有要到,而他要到了。   这年他想得的,别人没有得到,而他得到了。   这年他想拥有的,别人没有拥有到,而他拥有到了。   金玉满堂。   年末年度考核,科里优秀,处里优秀,局里优秀,听说他还要作为模范,报到市里表彰呢。   428